编程语言狂赚1200亿

    作者:云游小生2020-02-27 09:36:04

    大神带你学编程,欢迎选课

    狂赚1200亿,差点收购苹果,影响千万程序员,那个叫做太阳的公司却陨落了!高级语言的出现使得计算机程序设计语言不再过度地依赖某种特定的机器或环境。这是因为高级语言在不同的平台上会被编译成不同的机器语言,而不是直接被机器执行。最早出现的编程语言之一FORTRAN的一个主要目标,就是实现平台独立。

    今年3月,一出超级大戏,将在美国高院上演——Oracle(甲骨文) 和Google(谷歌) 长达10年、索赔88亿美元的诉讼,将得到最终裁决。

    “当我们做对了,没有人会记得;当我们做错了,没有人会忘记!”

    编程语言狂赚1200亿_编程语言_Oracle_java_课课家

    今年3月,一出超级大戏,将在美国高院上演——Oracle(甲骨文) 和Google(谷歌) 长达10年、索赔88亿美元的诉讼,将得到最终裁决。

    甲骨文称,谷歌无偿使用部分java编程语言API,研发Andoird(安卓)系统,并以此获利(400多亿美元)属于侵权行为。

    但谷歌认为,在API的使用上,属于“合理使用”,谷歌并不亏欠甲骨文任何东西。

    即使要收专利费,也只有Sun公司才有权利。

    Sun公司,曾是IT史上一个不可磨灭的存在。

    而甲骨文与谷歌的这一场世纪诉讼,正是以这样一个伟大公司的灭亡,为开始。

    01

    反叛的Sun公司

    美林公司的分析师史蒂文曾说过一句话:“如果你想知道计算机行业的发展趋势,去问Sun公司。”

    1982年,四个年轻人创立Sun公司,迅速发展,仅在4年后就挂牌上市。

    Sun取自斯坦福大学网络工作站(Stanford University Network)的首字母,中文译为太阳微系统公司。

    本无太阳之意,却真正成了计算机界的太阳系中心。

     

    创始人(从左至右)Vinod Khosla、Bill Joey、Andy Bechtolsheim、Scot McNealy

    从创业一开始,Sun的身上,就写满了标新立异与叛逆。

    Sun最早靠卖工作站、服务器起家。当时市场都在使用Wintel,即微软与英特尔合作的微处理器芯片,统治着整个PC王国。

    Sun没有拣现成的用,而是耗时费力研发出Sparc处理器和基于Unix内核的新系统Solaris。

    摆脱了巨头在芯片与系统上的控制,Sun真正拥有了掌控自己命运的能力。

    不过商战中的创新,除了技术,还要有战术。

    80年代的科技公司,都抗着“版权保护”这块大盾牌,但Sun却发起了自杀式进攻:扔掉“版权保护”的盾牌,开放技术。

    从1987年开始,Sun鼓励其他公司克隆它的Sparc处理器和Solaris的Unix版本。 Sun的目的很明确:大量克隆版本可促使以Sun芯片为基础的机器,大范围出现,接着带动软件开发者为Sparc编写程序,反过来又能使机器销量增加。

    《财富》杂志却认为,太多的克隆版本出现,Sun将先在价格中败下阵来。

    无论如何,Sun的行为,无异于自杀。如果失败,它将一无所有。

    事实是怎样的呢?

    制造商们争着销售Sparc技术,使芯片成本大幅降低,性能极大提高;所有市场领域的工作站硬件,都有Sparc技术,这项技术成了行业标准;Solaris疯狂铺向市场,Sun成为了唯一一个能直掐微软7寸的硬件帝国;Solaris是当时市面上最完善的系统,比Windows更适合企业使用。

    价值百万美元的服务器成为各大网站的能量中心——大多数科技企业,都在使用Sun的服务器。

    正是Sun的反叛,推翻知识中的壁垒,推动信息开放,让更多的人更容易接触到信息。

    这让Sun不仅获得了巨额利润,也使它赢得了世界,成为那个时代最伟大的公司之一。在回忆这段时光时,CEO麦克尼利说:“我们想用零件拼装成一辆法拉利,我们要么取得难以置信的成功,要么一败涂地。”

     

    CEO斯考特·麦克尼利

    从一开始,Sun就像斯巴达的勇士,以背水一战的姿态在战斗。

    而通常,Sun赢得的战利品,远远超过损失。

    在开放技术领域上,Sun把这一套路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尤其是Java。

    1990年底,詹姆斯·高斯林想要做个项目,CEO麦克尼利知道眼前的这个伙伴,是位极其出色的编程人员,他说:“好吧,说出你的项目,无论是什么,我都会投资。

    ”高斯林开心的挑了几个程序员,离开了Sun的总部,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搞研发。耗时5年,得到了Java。

    可看着Java,就像看着刚出生的小肉球哪吒一样,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这玩意很好,可是,怎么赚钱?能有什么前途?

    就连CEO麦克尼利自己,都半信半疑的给Java定位:“这是一种通用的、无人拥有的语言,每一台计算机都适用,是从穴居部落的墙壁上偷来的。”

    但这个构想没有打动任何人。

    一开始Sun想把它固化进芯片中,来解决电视、电话、闹钟、微波炉的控制和通信问题(对,就是物联网),但没有一家电器公司对此感兴趣。

    此时刚好互联网兴起,CEO麦克尼利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他将Java放到网上,免费任由人们使用。

    一个任何平台都能使用的语言,和免费开源的技术,Sun公司这一次,真正撼动了整个计算机行业。

    当时所有网络公司都为 Java 配置了专门的开发团队。就连最骄傲的微软,为了打败网景浏览器,也不得不向对手Sun公司低头,请求授权Java的使用。

    数百万的开发者因Java聚集了起来,Java 就是真金白银,Java 就是自己的未来。

    CEO麦克尼利也从此将自己称做是"JavaMan"。但在Java15的历程中,除了和微软的一场侵权官司,赢得的16亿美元赔偿外,Sun就几乎就没能从java身上赚过钱。

    撼动计算机时代,并不意味着能从中挣到钱。

    但Java为Sun公司吸引了整个计算业的注意力,使它真正像太阳一样,成为了中心。

    Java之父詹姆斯·高斯林

    这也不能责怪Sun,因为即使是甲骨文后来收购了这家企业,也依然没有琢磨出用Java赚钱的方法.倒是用它去起诉了谷歌侵权。

    如果能获赔,也算是靠Java赚的第一桶金。

    相比较用Java赚钱,彼时财大气粗的Sun并不以为意。

    毕竟在Sun的黄金时代,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美元,覆盖170个国家,全球拥有五万名员工。

    而且要不是有人从中做梗,恐怕苹果的传奇不会是乔布斯,而是Sun了。

    事情起因是微软、IBM和英特尔结盟售卖廉价电脑,将苹果的高价电脑逼入了困境,最窘迫时股票仅有每股5美元。

    这是一场最有可能成功的并购:苹果与Sun有几乎重合的文化“极致的创新、拥有多项专利,跳跃性的思维......”。

    在Sun准备宣布收购苹果的计划时,突然其中一位苹果的股东竭力反对,Sun最终不得不放弃收购。

    庆幸苹果最后坚守了自己,但我们也不妨试想一下,假如Sun与苹果合并,凭借Sun极强的研发能力,和天生叛逆的能量,是否会创造出更大的奇迹呢?

    毕竟Sun,也曾是那么有趣的硅谷冒险乐园。

    02

    有趣的灵魂,是一起对付这个世界

    在Sun公司,每年四月的愚人节恶作剧,几乎成了传统。

    首席技术专家比尔·乔伊,也是创始人之一,有一次发现他最心爱的法拉力,竟被悬挂在Sun总部前的喷水池上。

    ——哈,这是工程师们的恶作剧。

    CEO麦克尼利喜欢打高尔夫,然后当他回到办公室,发现全是沙子、绿草、球洞,还有水坑。

    ——这是工程师们的愚人节礼物。

    麦克尼利有条瑞士山地狗,名字就叫“网络”。他经常会在公司聚会时,把狗狗带到台中央,让它在标与Sun的竞争对手名称的纸板上撒尿。

    这种显得几分傲慢又无礼的幽默,常常让员工们开怀大笑之后,也向竞争对手发起进攻。

    麦克尼利曾得意的说:“出色的Unix工程师、出色的芯片设计者、出色的计算机设计师愿为我们工作。”

    任何一家有活力的公司,都需要狂人,这些狂人,则需要一位更狂的人,带领他们一起攻城掠地。

    Sun成为IT史最伟大公司之一,斯科特•麦克尼利(Scott McNealy)是绝对无法绕开的人物。

     

    CEO斯科特•麦克尼利

    他是除了甲骨文的拉里·埃里森之外,目前互联网公司任期最长的CEO,也是公认硅谷最好斗、最有热情的人之一。

    1991 年,在Sun 用十年时间建造工作站,人们认为,他胆敢在服务器上与 DEC、惠普和 IBM 叫板,简直是拿鸡蛋碰石头。

    然而,麦克尼利击败了巨人。

    1995 年,当他向全世界宣布 Java 编程语言时,人们又认为,Java虽然好,但无用。现在Java已经成为一种互联网标准。

    麦克尼利又赢了。麦克尼利有一个理论:“如果你的战略是没有争议的,你就没有办法赚钱。如果每一个人都认为Sun的做法是对的,那么每个人都会做。如果每个人都在做,你就不可能独树一帜。真正的胜利者,是那些选择了非常有争议的战略,又最终证明自己正确的人。”

    就像现在大家常说的一句话:如果每个人都理解你,你将会多么平庸呵!

    04

    惨遭肢解的SUN

    有的企业与其说是先进,倒不如说是先烈。一直以来,Sun就被人们所戏称为“技术上的王者,商业上的侏儒”。

    让我们看一组数据:从1986年到2001年,Sun的营收高达平均每年36%;营业额从2.1亿美元涨到183亿美元,并且保持连续15年。

    历史上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微软、思科、英特尔。

    Sun并不是商业上的侏儒。

    现在回过头去看,每个人都能总结出一套失败的理论,但在当时,一切都像赌注一样潦草。

    做为对手,微软和IBM始终是Sun最可怕的敌人: IBM 投入力量在 Linux 的开发,开源代码,性能几乎能匹敌低端的 Sun 工作站;微软发布服务器操作系统 Windows NT,个人计算机进入企业组网阶段。 个人电脑慢慢地作为服务器使用,大量用户逐步开始退出Sun的市场。

    但Sun的目标从来不是桌面上摆着电脑这样的小玩意,而是网络的星辰大海。

    创立之初Sun就提出“网络就是计算机”的概念。

    从建立工作站,到关注数据共享,再到后来的全球网络开发,Sun一直在做一件事:未来所有的设备,都将通过网络管理,它们都将连接在Sun的服务器上。

    现在我们理解了云计算、物联网,但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即使是最出色的专家,也不知道因特网是什么。

    桀骜不驯的Sun曾在公司网页上写下一段话:当其他人致力于知识产权的保护,试图建立独立王国时,我们则致力于将公司推进网络时代。

    Sun从不跟风,它自己就是风本身。

    起风了,可风停了。

    个人计算机搭载 Linux 作为服务器,取代 Sun 工作站的方案越来越成熟,也更价廉物美。

    虽然拥有强大硬件与软件,Sun 公司的订单却开始不断萎缩。

    千禧年互联网泡沫,Sun猛然从盈利9亿美元,跌到亏损5亿美元。

    变卖公司多处房产,其中就有今天Facebook总部所在的园区;开源Solaris抢回部分市场占有率;用强劲的IT技术服务带回现金流……

    此后每天的新闻都是Sun亏损了,又亏损了。裁员、整合...负面新闻不断。

    当时账面还有20亿美元现金,CEO麦克尼利一直相信,自己还有机会再造奇迹。

    也许有机会,只是人们不再相信他。

    最先出手的是IBM,它看上了Sun的软件和Solaris、Java以及MySQL等开发者社区,这可以使IBM拥有对抗微软的能力,扩大在云计算的影响力。

    后来IBM担心垄断调查,收回了先前的70亿出价。

    Sun别无选择,只好转投甲骨文。

    最终,甲骨文以74亿美元,收购Sun。一个伟大的公司,终结了。

    Sun开发了java,却没有赚钱,谷歌却赚翻了,所以怎么看怎么牛逼;Sun对员工的好,传承到谷歌身上去,因为谷歌成功了,所以怎么看怎么牛逼;Sun失败了,再回头看它当时的策略,就怎么看怎么傻逼。恐怕这也就是所谓的成王败寇吧。

    05

    善待,不过是虚假的愿望

    Sun的CEO麦克尼利与甲骨文的埃里森私交很好,卖给甲骨文,更多的是期望对方可以善待员工,和多年辛苦研发的产品。

    然而,收购了Sun得到Java的甲骨文,不久后就对谷歌发起了侵权诉讼,同时开始大量裁员。

    Sun存活了28年,最核心的能力,是解决最棘手的计算机科学各种问题。

    因此参与项目的工程师们,有做重大决策的权力。

    然而,这个权力在甲骨文消失了。

    工程师们再也无权做任何决策。甚至是被尊称为java之父的高斯林,都无权在java上做任何决定。“我们的决策权不复存在。”高斯林和一批Sun的工程师黯然离去。

    没有照料好原来的工程师,对麦克尼利一心托付的产品,埃里森做的更残酷:

    Java EE 交给了一个开源基金会;

    NetBeans被捐献给了 Apache 基金会;

    埃里森同意Solaris 只有开源才能赢得市场,然后把 Solaris 弄死了;

    取消 Sun Cloud ,拆除Solaris 云服务功能,然后现在是云服务的天下;

    放弃了 Sun 的身份管理项目,而 Forgerock 用它撑起了一个价值五亿美金的业务;

    ......

    Sun委身甲骨文的所有意图,一 一落空。这一次收购,被称为“开源最大的悲剧”。

    有人说,Sun的伟大,在于给我们贡献的太多,自己忘记商业了,最后才被甲骨文收购。

    只是,这也许就是交易的艺术。

    想起诺基亚被微软收购时,CEO约玛·奥利拉说:“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

    写在最后: 15世纪末,一位年轻人带着自己的探险计划,找遍欧洲的有钱贵族与皇室,希望得到资助,去盛产黄金和香料的富庶东方。

    人们嘲笑着他的计划和梦想,当帆船驶向茫茫大海时,是葬身大海,还是功成名就,无论是资助他的女王,还是年轻人自己,都不得而知。

    这是历史上最著名的地理大发现,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成了传奇。

    然而,每个时代,成为传奇的,只是屈指可数的那么几个人。

    更多的,是倒在了路上,成为累累白骨。虽然心有不甘,却再也无法翻身。

    一个时代,终结了。 写到这里,想起一句话:所有事情都会有皆大欢喜的结局,如果没有,就说明还没有到最后。

    可真是如此吗?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大量的编程语言被发明、被取代、被修改或组合在一起。尽管人们多次试图创造一种通用的程序设计语言,却没有一次尝试是成功的。之所以有那么多种不同的编程语言存在的原因是,编写程序的初衷其实也各不相同;新手与老手之间技术的差距非常大,而且有许多语言对新手来说太难学;还有,不同程序之间的运行成本(runtime cost)各不相同。

课课家教育

未登录